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其它

正文

瑞奇:能源产业正面临史上最大的结构转变

导读: 世界经济论坛2013年新领军者年会暨第七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今日在大连开幕。“能源生态系统的战略转变”议题讨论的嘉宾朱塞佩·瑞奇表示,能源产业正面临历史上最大的结构转变,各国都必需要保证他们未来的经济增长。

  世界经济论坛2013年新领军者年会暨第七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今日在大连开幕。“能源生态系统的战略转变”议题讨论的嘉宾朱塞佩·瑞奇表示,能源产业正面临历史上最大的结构转变,各国都必需要保证他们未来的经济增长。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朱塞佩·瑞奇:我们现在谈的是这样一个产业,这个产业实际上面对着历史上最大的一个结构转变,我可以把它和我们的数字行业或者互联网行业的变化相比较,或者是和通讯相比。因为能源行业基本上是建立在同样的客户,同样的一种商业模式的基础之上。它的驱动力是由政策制定人来确保各个国家他们能源增长的安全,这意味着各个国家必须要定一个目标,把目标定在他们未来的增长,要确保他们有足够的资源能够帮助他们可持续的发展。所以全在我们资源的多样化和提供的多样化,取决于你在哪个国家,我们看到三大集团,我的公司在欧洲,还有亚洲东方等等,你就存在着不同的需要和不同的担心。举例来说,在欧洲我们担心的就是需要提供供应商的多样化,要建立起我们的管线管道来运输天然气。从生产者、来源,比如北非也好,OPEC也好,北欧也好。美国在另一方面也增加了一些常规的资源,他们也进口很多,所以他们建立了很多工厂设施。

  很多的供应来自于非洲国家,他们进入一些液化石油项目,所以他们在这个模式下不断的发展。

  我们的结论是什么呢?我们今天看到因为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恐怕实现不了我们的战略,必须要重新改变。二氧化碳我们的目标要减少,实际上也增加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美国现在恐怕成为了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的生产国,所以他们计划要出口。这样的话,使石油和天然气,包括欧洲煤的价格下降,所以欧洲的电场现在用煤的话是百分之百的产能生产,用天然气也就是20%到30%,完全没有按照现有的产能生产,所以现在成本非常高。

  我们看到大张旗鼓的用煤炭来发电,这样二氧化碳大大增加,欧洲现在每年花了300亿美元来补贴我自己的国家,另外一个国家是德国,每年花130亿来发展可再生资源。这一点也带来了能源成本的差别,在美国、欧洲,当然也影响到亚洲这几个地区。因为有页岩气的革命,现在基本上是美国的两三倍,比如说比美国要到4到5倍。这样的话,通过这样一种完全不同的能源价格,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