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碳排放交易

正文

欧洲折量拍卖碳排放许可 重创气候政策信誉

导读: 为了挽救萎靡的碳市,欧盟7月3日宣布冻结其近9亿的碳排放许可(EUA)拍卖。至此,这个从2012年年底就开始引起广泛讨论和争辩的提案终于尘埃落定。环保主义者强烈支持这个决定,但不可忽视的是,这个决定也让欧洲碳市场本身和其背后政治议程的缺点暴露无遗。

  为了挽救萎靡的碳市,欧盟7月3日宣布冻结其近9亿的碳排放许可(EUA)拍卖。至此,这个从2012年年底就开始引起广泛讨论和争辩的提案终于尘埃落定。环保主义者强烈支持这个决定,但不可忽视的是,这个决定也让欧洲碳市场本身和其背后政治议程的缺点暴露无遗。

  欧盟排放交易体系(ETS)在很长时间里被认为是欧洲环保政策最主要的成就。目前应对气候变化的市场化手段大致分为两类:价格机制,例如碳排放税,和数量机制,例如总量控制和交易(CapandTrade)。

  在完美情况下,两种机制殊途同归:碳税将使得排放量与总量交易设置的排放限额相等,从而使碳价与碳税维持在同一水平。

  不幸的是,世界是不完美的,管控者缺少足够的信息去制定最佳方案。因此,在征收碳税与总量交易之间的抉择是非常现实的:在未知的情况下,哪一个能带来最令人期待的结果?经济学家认为,当边际成本曲线比边际效益曲线要陡峭的时候,价格机制更好;相反,则数量机制更好。

  在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征收碳税和碳排放交易各有优势。碳交易是一种激励手段,管控者设定排放总量,然后将排放权以配额的方式发放给企业,因为各个企业碳排成本各不相同,因而可以通过交易获得成本效益。

  从效果看,设置碳排放税比总量交易更有效。碳税是给二氧化碳设置一个价格,而这也恰恰是碳税最大的问题,它很难确定最合理的价格,太低则无法有效刺激减排,太高则会对经济造成影响。实际上,减排的边际成本曲线非常陡峭,它要求年排放量瞬时下降。另一方面,边际效益曲线并没有那么陡峭,它并不是基于排放量,而是基于每年大气中已存的温室气体含量。

  尽管几乎所有气候经济学家都提出了很有深度的建议,但欧盟仍然选择使用总量交易计划。总量交易计划的一个特点是它与经济活动紧密捆绑。排放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能耗决定,换言之,是由经济运行情况决定。如果经济下滑——比如欧洲的经济衰退——排放就会减少,因为工厂会因需求下降而减产,物流也会趋于缓和。

  但由于排放总量被提前固定了,交易价格势必会走低。原因非常直观:导致碳排量减少的原因是经济衰退,而不是气候政策使然。碳交易价格走低的事实并不能证明总量控制和排放交易是有瑕疵的,这恰恰证明它在正常运转。当任何一种商品的供给被限制为一个固定量时,当该商品的需求因外部原因下降时,它的价格必然会下跌。

  但市场的持续不景气总会引发担忧,于是政客们决定出手干预。他们认为碳交易价格不够高,于是引入了“折量拍卖”的措施。实际上,欧盟在第一次投票中反对折量拍卖,但在既得利益者的重压下经过小幅修改即轻松获得通过。

  从机制的角度看,折量拍卖意味着修改配额。这么做显然会让价格回升,一个合理的前提是政客们必须知道“正确的价格”是多少。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倘若政治者们知道碳交易的“正确价格”,那么直接引进碳排放税就变成了最合情理的做法,因为碳税的核心就是寻找合理的碳价。

  从诚信的角度出发,折量拍卖是被关注的主要原因。由此人们可以看出,不论最初的承诺是多么信誓旦旦,规则仍然可以根据意愿进行改变。这就像示威者手中的旗帜:他们有自己的立场,但只要加以足够的游说,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

  而从环境政策的角度看,本次投票更应引起关注。它预示着,设计一个确保实现长期目标的优秀机制,并不如取得某些短期效益重要,比如确保碳价足够高,以继续取悦那些既得利益者。

  折量拍卖限额的短期结果是提振市场,推高碳价,但长远看将会重创欧盟气候政策的信誉。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