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正文

湖南试点土壤污染修复 九成缺钱受阻

导读: 此后几年,各类环保公司蜂拥而动,试图占领高地,但受阻于政策、资金、技术等,国内土壤修复仍在起步阶段。而作为粮食大省,湖南治土已在多地试点,长沙更是开全国先河率先推出土壤环保认证。

  土地无法疗伤我们赖谁存活

  无论黑烟污水,最终受害者都是土地。它受伤时,伤口隐蔽,疼痛难察。

  2004年,北京修地铁五号线,两名工人挖土时晕倒。后经调查,那一带原来是农药厂。

  此事被称为“宋家庄中毒事件”。它也被视为中国场地污染修复起步的标杆事件。

  此后几年,各类环保公司蜂拥而动,试图占领高地,但受阻于政策、资金、技术等,国内土壤修复仍在起步阶段。而作为粮食大省,湖南治土已在多地试点,长沙更是开全国先河率先推出土壤环保认证。

  “每年1200万吨粮食受重金属污染”

  此前,全国土壤污染的调查结果,以国家机密为由迟迟未公布,仅有零星消息见诸报端。

  2006年7月,时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透露:全国每年受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达1200万吨。

  今年6月25日,环保部发布《中国土壤环境保护政策》称:土壤是污染物的最终受体。在重污染企业或工业密集区、工矿开采区及周边城市已出现了土壤重污染区和“高风险区”。

  工厂空无一人,旧厂棚积满黑尘,像久病的老者,荒芜的大地下深埋衰老与疼痛。

  6月24日,黄亮斌翻看着相机,眼睛久久地停在株洲清水塘园区内的一张照片上。

  “企业是关了,土地如何疗伤?”身为湖南省环保厅法制宣传处副处长的他眉头紧锁。他说,这涉及到土壤修复的大命题,从全国到湖南,迄今都没统一方案。

  一天后,第23个“全国土地日”,环保部发布《中国土壤环境保护政策》,土壤修复被列为重点,并明确修复资金的筹集方式。

  此后数日调查发现,当各地还在面对艰局时,湖南土地修复早已悄然起步。

  小厂伤数百人,浏阳重拳治污

  7月8日,浏阳市镇头镇,湖南省的一个土壤修复点。

  2004年至2009年,58岁的叶银舟曾在该镇双桥村的湘和化工厂打工,炼铟、炼镉、加药、灌包。

  黑烟,污水,总能闻到股臭皮蛋味,曾让他惴惴不安。此后,两位工友患病去世,“一个烧锅炉的,一个洗桶子的,走的时候一身斑点。”叶银舟说起时一脸忧伤。

  湘和化工厂污染在2009年爆发。当年8月,省环保厅定论:湘和化工厂违规炼铟,工厂废渣、废水、粉尘运输与堆存,均造成了污染。

  之后,周边居民均进行了尿镉检测,数百人超标。化工厂被永久关停,法人代表被刑拘,居民获赔,2名环保官员被停职。

  浏阳随后设立专项资金清土治污。2011年,湘和化工厂镉污染治理工程开工。此工程,也是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国家级重点项目。

  湖南省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刘帅透露,目前,株洲、衡阳、常德、郴州、永州等地正进行土壤修复试点,多是跟环保公司合作。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