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环保网

正文

贺江污染和李达球违纪案背后黑影:矿业水深

导读: 与屡屡成为环保事件主角的贺江水相比,李达球“低调、谦和、不跋扈、没有官腔”,广西一位接触过李达球的媒体负责人称,李达球甚至很少在媒体上曝光。但不管是查明真凶的贺江污染,还是案情尚未曝光的李达球违纪事件,背后都涌现了同样的黑影——贺州久治难愈的非法采矿。

  7月6日,中央纪委宣布: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区总工会主席李达球因涉嫌严重违纪,现今正接受组织调查。

  “这次李达球被查,自治区政府内部都感觉有些突然,事先没有任何征兆。”广西自治区政府一位人士7月8日透露。

  就李达球被宣布接受调查的同一天,流经贺州的贺江爆出镉、铊超标污染事件,肇事元凶被查明为沿江违法排污的选矿企业。

  与屡屡成为环保事件主角的贺江水相比,李达球“低调、谦和、不跋扈、没有官腔”,广西一位接触过李达球的媒体负责人称,李达球甚至很少在媒体上曝光。

  但不管是查明真凶的贺江污染,还是案情尚未曝光的李达球违纪事件,背后都涌现了同样的黑影——贺州久治难愈的非法采矿。

  在这座有着千年采矿史的西南边城,在当地采矿商人的口中,伴随着李达球成为当地“一把手”,其亲属在非法采矿业拥有较大的势力。

  因亲属涉入政法委挂牌案件?

  直到目前,南宁商人吴百鸣和吴金龙依然在网络上持续举报李达球。他们坚称,曾经经历了一起矿业纠纷引起的围殴案件,对方的“老板”正是李达球的一位亲属。

  “打人的几十个人,是钟山县的黑社会老大李如雄的手下,雇佣李如雄的老板,正是原贺州市委书记李达球的一位亲属”,吴金龙说。

  2005年,吴百鸣来到贺州采矿,在拿到了贺州市县两级部门的批文后,后续手续却开始在各个部门间“卡壳”。2007年10月,吴百鸣雇佣了几十名采矿民工到贺州市望高镇黄江窿矿山搭棚生产,却在夜间遭到了黑恶团伙的围抢和殴打,“来了40多人,拿着六支冲锋枪,两把‘五四’式手枪”,亲历了围殴的农民工吴金龙透露,其中一名民工在一年后因伤重死亡。

  此后,吴金龙等人数次报案,但始终未能立案,他们开始在南宁、北京等地辗转上访。结果是,“公安部成立了专案组”,吴金龙说。一起深夜围抢事件演变为一桩中央政法委挂牌督办的大案。

  贺州矿产资源丰富,金、银、铜、铁、锡、稀土和乌矿等储量较大。早在北宋时期,贺州产锡量已占全国总产量的38%,南宋时期曾达到全国产锡总量的62%。

  贺州采矿业繁荣始自上世纪三十年代,新桂系主政广西后,大力开发矿产资源。贺州因具有资源丰富,产品质量好,距香港市场近等优势,深得桂系青睐。不仅官府投巨资开矿,而且提供种种优惠条件鼓励民间开矿。上世纪30年代,无论官办矿业的规模、机采公司数量,还是民营矿点数量等,贺州矿区都位居广西前列。

  进入对资源无限渴求的当下,民营采矿演变为无序私采,环境问题首当其冲。上周末,流经贺州的贺江发生水体镉、铊等重金属污染事件,贺江向东流入西江,而西江是广西、广东部分地区的水源地。

  无序私采的另一恶果,是合法监管失效的背后,必有其他力量渗入这一暴利行业。

  这次围殴事件发生后,吴百鸣就此退出了贺州采矿业。他对李达球那位亲属的指认,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至今尚不可知李达球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李如雄涉黑案件由中央政法委挂牌督办,审理则由广西自治区高院指定给两家与地区利益无涉的铁路运输法院,事后,包括钟山县县委书记在内的多名当地官员被以贪腐判刑,其调查是由广西自治区纪委直接进行。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